这里黔,很高兴认识你们——

我要不,再鸽几天(被打)就,我手稿落家里了,我现在还是,在外面,短时间内不回家(落汗),手稿也是,老久之前写的,所以,剧情我想不起来了呜呜呜

我活着回来哩!久等啦,明天更新捏

【荷香露响/彩蛋】甜粽

呜呜呜来晚了抱歉


2k2+小段打奉上


————————————————————————————


“老板里面请”


随着熟悉的门铃响起,在屋内的两人都随之望去,看着熟悉的身影出现,手里还拎着一袋东西


“啊~今天不是端午节吗,法定节假日都不让人休息的吗,包租婆,你这算压榨员工”程小时看着乔苓的出现一下蔫了下去


“别嘴贫了”陆光敲了下程小时的脑袋,转头看着乔苓问道“乔苓姐,委托内容是什么”


“程小时,你看看人家光光再看看你自己”乔苓将袋子放到桌子上,走到对方旁边揪起耳朵说道,得到对方求饶后才放开回到原处


“不过今天确实没委托,但是有任务”乔苓看着两人故作神秘的说到“今天的任务就是——包!粽!子!


“啊?”程小时看着乔苓,从对方眼里得出了肯定回答后,打算转头求助陆光


“光光~你也不想包粽子对吧”可这一转头,就看到此时的陆光正在厨房找弄着什么


程小时:“?”


对方又找了一会才起身说道“乔苓姐,可能做不了,我们这什么食材都没有”


程小时一看这模样,不禁惊问道 “喂喂喂!陆光你不会真想做吧”


陆光看了他一眼表示回答


“啊——”程小时又瘫回了沙发


知道逃不过了,程小时起身坐起来“既然要包粽子那没有材料怎么办?要不现在买去?但当天买还能不能买到啊”


乔苓笑眯眯的说到“粽叶和糯米我都带来了”说着拿起放在桌子上的袋子晃了晃“但不知道你们吃什么馅的,所以只需要买个馅料就可以啦”


“粽子当然是吃咸粽啊!”程小时说道“尤其是肉粽,香甜的肉感加上加上新鲜的浆液真的是一口满足好不好!”


说完还转向陆光想要得到对方的赞同


“光光,你说呢”


“……”


见对方没有回复,程小时惊呼道“光光你不会吃甜粽吧”


“……嗯”陆光回复完程小时后没再理对方后面的疑惑,走向另一边“乔苓姐,你吃什么的”


乔苓将他们的互动从头看到尾,再看看此时还在陆光背后疯狂质疑和安利的程小时,乔苓捧腹大笑。


随即想起陆光刚问自己的问题“我啊,我也吃甜粽,豆沙馅的”又想了想“光光你呢,你吃什么的”


“蜜枣”


屋内一阵沉寂


三个人,三个馅


“…其实我吃哪个都行”陆光先打破了沉寂


“没事,不就是三个馅料吗,让程小时买去就行”乔苓说道


“诶诶诶,为什么是我啊!”


“你去不去”乔苓盯着他笑着说道


被那眼神吓一跳的程小时连忙应道“去去去!”


——


带着材料回来的程小时气喘吁吁的进了门“累死我了”将东西放到桌子上“喏,都在这了,跑了几个地方才找齐的”


“辛苦啦”乔苓接过东西“正好糯米也泡完了,咱们就开始吧!”


由于三人里就乔苓会包粽子,于是另外两人一左一右的站在了乔苓的身后进行学习观摩


只见乔苓先拿出两片粽叶叠在一起,然后再将叶子往回弯,形成一个斗笠的形状,先放一点糯米打底,放馅料后再用一些糯米盖上,把叶子折好后,再拿绳子捆好,一个粽子就包好了。


“成了!”乔令把包好的粽子放到一边,看着背后的两人“其实包粽子挺简单的,你们也来试试吧”


陆光点了点头,回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上,随即动起手来


其实程小时还没太看懂最后那个粽子是怎么捆上的,但看着陆光都动了,他也不好再站着,便也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陆工那边的进程很顺利,最后包出来的粽子也是规规整整的“光光厉害啊!”乔苓看着陆光抱出来的粽子


再反观程小时那边,对方手里就紧紧攥着一个粽子,一动不敢动,看到有人注意到他,连忙求助“这个东西最后怎么捆啊!”


乔苓笑了会儿后就在想怎么教他


陆光看着程小时模样,也轻笑了一声,后而对乔苓说道“乔苓姐你继续包吧,我教他”


“好”陆光教人她还是放心的


在陆光教会对方后,包粽子的过程就很顺利了,没过一会三人就把粽子全部包完


看了看时间,如果现在煮的话正好赶上能中午,于是三人商量了一下就将粽子下锅了


一个小时后,一锅粽子新鲜出炉


在包的时候都用不同颜色的绳子区分开了,所以找的时候也都很顺利,三人都拿了自己的包开


程小时咬了一大口粽子后一脸满足的说道“真香!”


看着对方的吃样,乔苓提出了个问题


“你倒吃的挺美,那我考考你,你知道吃粽子的寓意是什么吗?”


“当然知道了,纪念屈原啊”程小时将嘴里的粽子咽下去后回复


“不止,还有呢,你想想?”


程小时想不出来,于是便问陆光“光光,你知道吗”


陆光听闻放下手中的粽子“除了纪念屈原,还有求子、功名得中和光荣耀祖”


“功名得中?”程小时疑惑


“嗯,因为“粽”和“中”音近,古代的时候寓意考中功名”


“光光厉害啊!”乔苓惊喜的说道


“确实没错”夸完陆光又“所以程小时你记一记,可别回来人家一问你寓意,只知道纪念屈原这一个了”


“知道了——”


——


说说笑笑的很快粽子就吃完了,除了陆光吃的比较慢手里还剩半个,乔苓打算再去拿一个,趁着这功夫,程小时凑近陆光


“光光,甜粽真有这么好吃吗,我也想尝尝”


陆光本想让程小时自己去拿,结果刚转头就碰到了对方的唇


陆光:“!”


陆光本想错开,结果反被程小时察觉了他的想法,只见对方用手顺着脖颈扣住头发将这个吻进行的更深


从浅浅的试探到激烈的侵略,唇齿相撞,扫过口腔的每一处,不容反抗


听着乔苓的脚步声逐渐靠近,陆光不知哪来的劲慌乱的推开程小时“……你!”


“嗯?”程小时笑着看着他“甜粽味道不错”说完还舔了下嘴唇,似在回味


这一幕看的陆光脸更红了,好在乔苓及时回来阻止了程小时接下来的调戏


吃完粽子休息完,乔苓也打算让两人歇歇,嘱咐了几句便先走了


屋内只剩两人,陆光坐在沙发上看书准备歇会,只见程小时凑了过来,耳边的气息若有若无 “光光,我还想吃甜粽”


随后趁人没反应过来,将人抱起走向房间


“!程小时你放我下来!”


“现在还没到晚上!!!”


“……程小时!唔……”


回答他的只剩下房门关上的声音









End.

  


(悄咪咪说:隐藏结局应该是你们想看的)



〈滤镜比我会画画系列〉

原图放彩蛋了


【鱼食】时洛的经历29

ooc预警

私设时洛有抑郁症,注意避雷!!!

更多设定看合集

送上3k+作为鸽了这么久的补偿~

❗️❗️❗️注意!本章关于药品的使用我虽然查了百度但是不敢保证正确!!!不要乱吃药!请正确询问医生!!!

(百度真的好多种回答QwQ)

欢迎提建议

————————————————————————————

毫无准备的去见一个只是疑似自己妈妈的人无疑是一个冲动的决定,但在时洛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站在服装店的门口了,好在两个女人正背对自他,并没有发现自己

 

不过从两个女人交谈中时不时头转向对方已经能让时洛确定了她的身份

 

确实是他的妈妈

 

时洛理了理心神,从现在就立刻抬脚离开和悄悄看一眼妈妈两个选择中犹豫不定,他的理智告他应该现在就离开,不去打扰她们,可的内心却还想去看她一眼,让他挪不动脚,犹豫半天后,抱着“我就看一眼”的想法,悄悄的向那边靠去

 

【草,洛崽你别去啊!】

 

【这绝逼会发生点啥的啊】

 

【时洛肯定是想见他妈的,说到底她也是时洛的母亲,更何况这么久不见,哪有孩子不想妈的】

 

【我觉得应该不止是想见她吧,时洛肯定还想上前问问她为什么没有旅行承诺来找自己,只不过时洛也明白现在的情况不适合去谈论,阿姨身边还有别人】

 

【草,我感觉这要是换我,我估计啥也不想就直接冲上去了……只能说时神好冷静吗】

 

正如弹幕所说,时洛在见到他妈妈的那一刻确实想过直接上前,但理智拉住了他,告诉他不可以这么做,看他妈妈现在的情况,应该是已经有了新的生活,虽然时洛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来接自己,可能心里早有答案,但他还抱着一丝希望

 

“妈妈不来接自己没关系,她可能也有难处,只要没忘记自己就好”小时洛抱着这样的想法距离他妈妈越来越近

 

.

 

时洛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跑回到的家里,又是怎么用还在发颤的手发消息给诺泽,只记得发完消息后自己身子就脱力了,整个人瘫倒在墙边,呼吸急促,脑袋里耳鸣一般的嗡嗡作响,让他无法思考任何事

 

他慢慢的蜷缩着自己的身子,将自己抱成一团靠在墙角,

 

不知过了多久,在他脑子终于可以思考一些事情的时候外面天已经黑了, 月光从窗户里透过来,洒在了屋子里,可惜却没照到时洛这边,他缓缓的起身,很巧合的越过了所有被月光照亮的地方,在阴影里走向书桌,从隐秘处找出被自己闲置了许久的药物

 

看着写着氟西汀,帕罗西汀,舍曲林等字样的各种纸盒子,时洛凭记忆想了想当时那个医生的话,按照颜色找了个药拆开也没看说明书就往嘴里放,手边没水就硬生生直接咽下去

 

完事后走向自己的床躺下,用腿勾过被子将自己裹起来


夜晚很安静,合适的光洒在屋内,没有任何杂音,但时洛却睡不着,脑袋里不合时的变换着各种画面,从和自己亲切说话的妈妈,到哄骗抛下自己的样子,再到今天看着自己慌乱的模样,时洛突然在想,明明自己一直都明白,为什么还自己骗自己呢


自己,从来就没有人要

 

【草……时崽抱抱,没事的,你还有我们】


【……虽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才这样,但时崽这是发病了吧,这瞎吃药可以吗……】

 

【时崽连说明书都不看直接往嘴里塞的吗?不怕吃错的吗??】

 

【不知道该不该说时神心大】

 

【有没有认识这些药的人来说下时洛他吃的有没有问题啊QwQ我好慌】

 

【那个,我学医的,我一时竟不知道该说时神他记忆力好还是该说他运气好……】

 

【时神他吃的药没问题,他吃的是草酸艾司西酞普兰,是比较适合他现在情况的一种药品,不过就是……】

 

【草!上一条的你能不能别这么磨磨唧唧的,一次性说完不好吗!!!】

 

【咳,抱歉习惯了,那我继续了,就是这个要需要连续服用一段时间,不能停药,副作用大概是在两周后左右开始,不过这个药品的副作用不算大】

 

【可比起吃药更重要的还是心理疏导吧,光吃药不可能好的啊】

 

【按理说应该是要和心理疏导一起,但是时洛现在的情况似乎不太能找医生吧】

 

【草()难的就我好奇时洛是发生什么才发病的吗】

 

【姐妹你不是一个人,我刚刚看他们讨论的我都不敢说话QwQ】

 

【嘶……肯定是和时洛妈妈有关的,可能时洛妈妈说了什么话?如果结合结合当时的转镜,我盲猜一把时洛他妈把时洛忘了,或者是不认时洛了】

 

【靠,那这太不负责了吧,自己生的还能忘?】

 

【也不一定是忘啊,也有可能是不愿承认时洛是自己生的吧】

 

【……那这不更过分吗】

 

没等弹幕再讨论下去,屏幕里开始播放刚刚被跳转的部分

 

时洛小心翼翼的靠近着自己的母亲,想着就再看她一眼,再听听她的声音自己就走,可没想到却听到了一个不得不让他面对自己之前最坏想法的话

 

时洛找到了一个既可以听到她们说话,又可以遮挡住自己的衣架,只见她的妈妈和另一个阿姨从商品聊到生活,时洛在遮挡物的后面,听着自己母亲的讲述,他意识到母亲已经开始有了新的生活,而且自己好像也有了一个妹妹

 

忽然,谈论的话语截然而止,听得正专注的时洛有点疑惑,悄悄探身发现母亲正在盯着一条裙子,只见那个阿姨打趣道“噗,又看上了?你啊,也是真疼你女儿,见啥都想给她买”

 

自己妈妈也笑了笑,一边拿起那条裙子打量一边回道“那当然,她可是我唯一的孩子,我不疼她还疼谁?”

 

“砰”听到响声,两个女人同时转头,只见地上有着一个小男孩,可即使现在被发现,时洛也没有精力去想应对的办法了,刚刚的消息足矣让他缓不过来

 

看着那个阿姨向自己靠近的身影,以及……在她身后自己母亲惊慌的脸,当时洛看向她时,对方瞬间将脸撇过去

 

“诶,孩子,还好吗”

 

在时洛盯着他母亲的空隙间那个阿姨已经来到了面前向他伸手询问

 

……时洛咬了下自己的下唇迫使自己清醒,拒绝了那只伸过来的手,靠自己起身后匆匆的低下头道了声谢谢就跑走了只留下了身后那个阿姨疑惑的声音和自己妈妈不自在的回复

 

“这小孩真奇怪,你认识吗,我刚看他好像是在看你诶”

 

“……啊?啊,不是吧,我也不认识他,确实挺奇怪的……啊哈哈……”

 

后面的话时洛没有再听,也没有精力再去听,他慌慌张张的离开那里,逃一般的跑回了家

 

【……靠,我已经怒了】

 

【……上次那位预言家姐妹你出来下,你这是两个结果都中了啊】

 

【我惊了,这什么人啊,而且当她看到时洛第一眼是惊慌和逃避,就明摆了不想认我时神了???】

 

【有新生活了我能理解,但她这明显逃避过去是什么意思??更何况她之前的承诺也没完成,这时候不应该是弥补吗?为什么要逃避啊】

 

【而且就算现在不想和时洛相认,她也应该是上前去询问一下吧,另一个和时洛素不相识的阿姨都比她强】

 

【呜呜……抱紧我时崽,我崽好惨】

 

【有血缘关系的还比不上一个陌生人,我笑了】

 

观影厅的人看着推进的剧情也无一例外的逐渐皱眉,就连宸火这个平常咋咋呼呼的人都沉默的看着屏幕

 

直到播放完毕才缓缓转身看着时洛,摸着头很不自在,但又因刚刚的画面而感到愤怒,最后犹犹豫豫的开口“……我没想到小崽子经历过这些,我记得他以前怼我都是毫不留情的,那心里素质看起来比好多老牌的选手都强……”

 

刚说完puppy拍拍他的肩“嗐,这也分人,有些人就天生抗压能力强,不过我觉得小时洛应该是因为小时候给磨练出来的……而且……”

 

“你们在说什么?”

 

puppy后句还没说完就被时洛突然的发声而打断,他有点惊讶的说道“醒了?还好吗?”

 

“嗯,没事”时洛醒了醒脑子,打算起身,突然感觉自己好像姿势不太对劲

 

……操,自己怎么倚着余邃了

 

时洛抬头想和余邃道个谢,没想到刚一抬头就对上了余邃的眼睛,对方正笑着看着自己

 

被盯的时洛突然就忘记想说的话,最后才磕磕巴巴的到了谢


“……那个,谢……谢了”

 

说完就快速板正身子坐好,余邃看着坐的笔直努力想掩饰着什么的时洛,笑了笑,不着痕迹的偏了下头靠近时洛的耳边

 

“不用谢”

 

……时洛感觉自己实在不对劲,余邃刚刚的声音很轻,像一缕风一样略过自己的耳边,碎发蹭到的地方痒痒的,再想到自己昏迷前的事……

 

操,越想越不对劲

 

余邃说完话就乖乖的恢复自己原本的坐姿,然后看着时洛表面上冷酷但逐渐变红的耳朵轻笑

 

但还没下一步动作就在脑海里听到033说话

 

“余邃!你先收敛点!我这显示时洛心率太快了!你不想时洛刚醒就再晕过去吧!!!”

 

……无法,余邃只能按压住想继续逗小孩的心思,没再作怪

余邃

画完头发后剩下全部加起来不到10分钟糊完草(头发搞了四版然后就不想再画了QwQ)

话说眉毛不上色是不是有点怪()


放个草稿

应该能看出是余邃吧(小心翼翼)

时洛:“您有事?”




摸了,p2是调了个滤镜,p3是我的谜之草稿(咳)

算是表情包吧(我也不确定)第一次搞orz

不要问为什么画着画着身子没了,问就是我也不知道(眨巴)


话说要不要再画个余邃(沉思)

【鱼食】时洛的经历28

ooc预警

私设时洛有抑郁症,注意避雷!!!

更多设定看合集

下一章会虐一点点,话说我看我之前写的我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当时一堆省略号表示草(虽然现在也是咳)

欢迎提建议

————————————————————————————

时洛因为出来的早,一个到达约定地点后百无聊赖的玩着手机,等待着其他人,等人陆陆续续都到了,时洛看着三男三女再加上自己一共七个人的小队伍问道“你们打算去哪?”


“还没定具体地点呢”渃泽想了想又说“嗯…我记得那边离的不远处有个商场,里面还有电玩城什么的,要不先去那看看?”说罢,转身朝一个方向指到。


“可以” “我都行” “我也是”


看着其他人都同意了,时洛自然是没有异议,他本来就是被拉过来的,所以去哪对他来说都一样。


.


“nice!” “靠!” “你好菜啊哈哈哈哈”


看着已经玩嗨了的其他三人,时洛心里默默叹了一口气。


就在刚刚,他们一行人来到了渃泽说的电玩城


虽然他说的的地方确实是电玩城,但有点特殊,就是里面的设备都更适合男生一点,什么机车啊,枪战啊等等,一眼望去适合女生玩的也就一个跳舞机,但总不可能让人家三个女生一直玩跳舞机吧


三位女生看起来也很无奈,好在有一位提议去二楼卖衣服、化妆品的那一层逛逛,于是就成了现在的场面,女生们去二楼逛,男生们在四楼电玩城里嗨,等到了点再集合一起去唱K


这时刚下机器的渃泽看到呆着一旁没去玩的时洛招呼道“诶!时洛,来玩啊!”


听到声音,时洛抬头看向说话的人,婉拒道“你们玩吧,我歇一会”


渃泽听时洛这么说,也没强求自己又去玩去了


.


眼看快到了约定集合的时间,但女生们一个都没回来,发的消息也没回,渃泽皱眉道“要不去个人找她们下?别是出什么事了”


现在的问题就是……派谁去呢


时洛看着对这里还有不舍的其他二人道“我去吧,正好我也走走”然后在两个人感激的眼神下向二楼走去


在找到那几个女生的时候她们正在一个服装店逛,他走过去,女生们看见他才发现到约定时间了,连忙道歉“!抱歉抱歉,我们逛着逛着就忘记时间了,你们等久了吧”


“没事,他们几个也都还舍不得走,都玩嗨了”时洛无所谓的说着


就在说话的空隙,时洛突然愣住了,因为他看到了斜对面的一个店铺里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怎么了”女生自然也是发现了他的愣神,随着他的目光探寻过去,可只看到了两个正在挑选衣服的女人


“是你认识的人吗?”


时洛回过神,才发现自己已经愣了一段时间,但他并不想说什么,只是模糊道“……嗯,也有可能我看错了,你们一会先走吧,我过去看看”说完没等回答就抬腿离开



【鱼食】时洛的经历27

ooc预警

私设时洛有抑郁症,注意避雷!!!

更多设定看合集

欢迎提建议

最后!祝大家新年快乐呀!

————————————————————————————

  “第一次”三个字被旁白特意的加重,让人不想注意都难


第一次往往都是一个重要的节点,人不敢做的事,只有在有了第一次后,这件事以后才会继续出现,随着时间的推移,次数出现的只会越来越多,想忘记的可能性不大,最多埋在心底,但迟早也会有被挖出来的一天


  所以,即使所有人都在担心时洛,但也都会好奇时洛为什么会发病,毕竟按照前面来看,就算是天天和柯春杰周旋,他也从未失控,那既然这样,能刺激到时洛使他发病的原因,绝对不会是一件小事


  老乔转过头盯着还在昏睡的时洛,但盯了半天也盯不出个所以然来,于是看看再余邃,但余邃只是摇摇头,毕竟他也不知道


  就连时洛有抑郁症这件事他也是昨天知道的,又怎么可能知道时洛第一次发病的原因呢?他倒是有个猜测,不过……他更希望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屏幕里的画面跳转到了新的一天,镜头在刚醒来的时洛上多做了停留,似乎是知道弹幕都喜欢看什么,镜头挪近怼脸的又在时洛身上停留了会儿

  由于是被电话吵醒,此时的时洛脸上更多的是被吵醒的烦闷,但即使这样,时洛的颜值还是让弹幕上粉丝们舔了一波


[呜呜,我家时崽颜值真的好抗打]


[可恶,时崽皮肤好好啊,我一个女孩子天天晚上保养都没时崽皮肤好……]


[这和我早上起来不一样!我一般早上起来都是头发乱乱的,为什么时崽却是没有一点影响!]


[啧啧,这颜,我一个直男看着都心动了]


[!楼上!危险发言!!!]


[前面那位兄弟你确定是直男吗咳]


  弹幕上又开始愉快的聊天以及对那位直男兄弟的调侃而余邃只是再看到那条弹幕的时候危险般的眯了眯眼睛,看了看还在自己怀里睡觉的小孩,趁时洛现在醒不了揉了一把小白毛后就无其他动作了


  播放继续,被电话吵醒的时洛一脸烦闷的从旁边的床头柜上拿起手机


   刚接通电话,对面的大嗓门就从电话中传了出来“早啊时洛!起了吗!”


  时洛忍下直接挂断电话的想法对屏幕另一边的人说道“渃泽,你最好是有什么要紧的事,要不然咱们就可以谈谈你吵醒我睡觉的这件事了”


  “咳”渃泽似乎也知道打扰了别人休息,沉了一会后声音小了一点说道“你今天下午有空吗,没事就出来一起聚聚呗”


  还没等时洛拒绝对面接着道“先说好了,要是没要紧的事,不许拒绝,以前三年你怎么不参加活动就算了,这都毕业了,以后也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再见面,这次你不能缺席!”


  ……这是不给自己拒绝的机会了


  渃泽的可以算是时洛在校为数不多能玩到一起的人,也是时洛的前桌,是个非常自来熟的人,最开始也是他单方面的找时洛


  男孩嘛,就算是路边随便一个路人聊两句都可能成朋友,更何况每天都能相见的同学呢?即使时洛最开始不想理他,到了后期也逐渐动容,在权衡利弊下,抱着有个朋友也不错的心理,时洛和他逐渐熟识了


  时洛本想拒绝,他对团体活动兴趣不大,但在被电话对面的人吵了近10分钟,且对面还有欲继续说的情况下,最终还是妥协了